? 妈妈我再也不敢了[快穿] 第0088章 白灵报仇绿色阅读 - 妈妈我再也不敢了[快穿] 去看书网 - 去看书网小说阅读网 亚博,亚博体育app,亚博国际,亚博体育彩

“郝半仙,等你让我给逮着的,不把你第三条腿打断,老不正经的东西。”丁凡站在街头上,失魂落魄的,有些惆怅。

成群的蚊子烦人的围着他,让他此刻的心情感觉异常低落,甚至感觉自己周围的无边黑幕里,仿佛藏着两种东西,一个是真相,另一个和自己开玩笑的鬼怪,线索就在周围,自己就像被挡在铜墙铁壁外面,本来就可以触手可及了,可怎么也摸不到。

他漫无目的的走着,迈着潇洒的八字脚,尽量让远处的人看到的是个散步的闲人,内心却在搜肠刮肚的梳理着线索,一直到一个脆生生的声音在叫他,才如梦方醒般的抬头看去。

“悦来客栈?噢,到这里了啊,正好……”丁凡看了眼悦来客栈的牌匾,再循着声音向着门口的梨树下看去,只见白灵穿着一身浅红的体恤衫,脚踏高跟鞋正楚楚动人的看着他。

在兴隆矿这个几万人的地方,谁都知道她是白狼的铁杆小蜜,俩人双入双出的,连大街上散步都是勾肩搭背的,没有谁不背地里骂她傍大款的,对于她这个犯罪团伙老大的女人,丁凡虽然听她说过自己离奇的故事,可这种女人的话,自己又怎么会相信呢。

他对她苦笑着说:“白老板,白狼是我们抓的,他拘捕反抗,连枪都上膛了,我也没想到……”

丁凡有些抱歉的摊了摊双手,想把开枪打死这种事尽量说的无奈些,因为他知道就算是个罪不可赦的坏人,那也是一条生命死在了自己手里,当着人家亲属的面绝对不能表现出幸灾乐祸的意思。

“姓丁的,我听说你们局里的人……我想问问,真是你打死的他吗?我想,我想问问他在哪呢,我能看看他吗?”白灵摸了把眼窝,似乎是有些悲伤,但很快就把手放下了。

丁凡仗着她家门口灯笼的微弱灯光,感觉这个女人心情有些失落,甚至是绝望,不由的产生了一丝同情心,想了想说:“白老板,是我…是我丁凡开枪打死他的,如果他听着我们的警告声,乖乖的听话,谁也不会开枪的,你又不是不知道,白义干了不少事,好几起人命案子都和他有关,我们不能拿自己脑袋打赌的,这样……”

说完这些,丁凡余光发现白灵胸口剧烈的起伏着,猜出来她肯定是受刺激了,然后慢慢的转身,办事警告半是劝慰的说:“这是民警的职责,你要是不服,可以向上反映的,对不起了。”

一边说着,他慢慢的往前走着,心里暗想:“别和我急眼啊,好男不和女斗,你要是再脱了衣服,和那天似得,我吃了半斤羊肉的体力都得用在奔跑上。”

“别走啊,我必须得看看他,你,你听到了吗?”蓦的,白灵在他身后快要哭出声来了。

丁凡终于松了口气:这分明是求人的口气嘛!没听说是要一哭二闹三上吊威胁的征兆。

他马上舒缓的说:“在果品厂冷库呢,你走啊,还得给你找个警车给你开道啊。”

说完,他心情舒畅的往西面郊区的方向走去。果品厂冷库闲了一个房间,阚亮和冷库经理熟悉,当时和人家商量了半天,对方才同意把这个白狼的尸体先放在那里的,只待法院判决下来,才能通知家属把尸体拉走火化。

快到那排房子时,听着轰鸣的发电机声,丁凡指了指正房门厅,再指了指西南角一个单独的房间,正色道:“白老板,你看的时候,动静别大了,我们安排了局里两个同志,每天在这里值班看着,咱们悄悄的看一眼就行,人家要是知道肯定不同意的,我们有纪律。”

丁凡忽悠完,看她态度还算平静,带着她推门进了临时停尸房。

门岗推开个缝隙,迎面扑来一股子冰冷的寒气,丁凡顺手摸了下旁边,房顶的电灯一下子亮了,把房间里照的明亮了起来。

冷库经济条件不怎样,但是用电方面自己有发电机,算是整个兴隆矿里有特点的单位。

白义的尸体放在地上的一个木板上,身上盖着厚厚的塑料布,身体被摆的方方正正的,看样万能他们对犯罪的死者,在人性上还是很尊重的,他的衣服堆在旁边,到时候便于家属都带回去的。

“白义,你虽然听不到了,可这个话我还得说,你老小子手头命案不少,南方马大凤那边的外调已经传来消息了,就是你干的,我们正准备调动警犬搜死者尸体呢,还有……”丁凡盯着白义张毫无血色,灰突突的脸数落着,与其说是说给白义这个死货听,莫不如说是说给白灵听的。72文学网首发 72wxm.72wxa

更新最快的72文学网w~w~w.7~2~w~x.c~o~m

“你给我往后点!”突然,白灵推了丁凡一下,着急的喊着。

丁凡被她猝不及防的推开,一点思想准备没有,本能的防范了下,省得被这个女人给碰着了。

“啪啪……”丁凡几乎是看傻了,白灵弯着腰,伸长了手臂,对着白义脸上就是几巴掌,紧接着一脚踢在木板上,把尸体弄的晃了几下,顿时散发出一股子恶心的臭味。

丁凡以为他这是因爱生恨,或者是责怪自己男人丢下自己不管了,赌气发火呢,往后面一站,静静的观察着,小声提醒说:“唉,唉,你小点声,他都死翘翘了,别撒野了,有想法回家烧纸去,行了,行了,时间差不多了。”

他在催着白灵别责怪这个断气很久的死鬼,可一双眼睛在紧紧的盯着她的背影,那浅红色的衣服,和崭新的皮鞋顿时产生了一种异样的感觉:她不是埋怨白狼,而是宣泄仇恨。

“白狼,你这个天杀的混蛋,我三四年的青春,全都毁了啊,天天和你斗智斗勇,睡觉我都放着剪刀……”白灵热泪流出,从裤兜里掏出一个东西,慢慢的拿开了外面的手套,里面赫然是把精致的剪刀。

看着她举起了剪刀,丁凡一下子冲了过去,慢慢的用力夺了下来,瞪着她吓唬说:“白灵,你再闹,没别的办法了,只能给你上铐子了。”

丁凡半是扯着把她拽了出来,指着远处闻讯出来的工人,反正那边黑呼呼的,警告她说:“别哭了,再哭就把你交给他们审问了。”

走在路上,白灵咒骂不断,又哭又喊的,还有几次要撞在路边的民房墙上自杀,弄的丁凡哭笑不得的跟着,劝着,还得拉着她别寻了短见,各种柔声细语的规劝中难免说了些好听的话,引得不少夜行人驻足观看,窃窃私语,丁凡的右手不断的甩着,心里懊恼不已:“倒霉,倒霉,这要是传出去,群众还以为我干什么事了呢。”

白灵是个倔脾气的女人,衣服凌乱不堪也顾不上了,仰着头看着天空,一股子积攒了多年的怨气一下子释放了,似乎一下子不习惯,还不解气,一个劲的气呼呼念叨:“丁凡,你该死,你该死,怎么不让我自己打死白狼呢。”

她越是这样,丁凡越是低着头生闷气,去往她旅店的路程也就一两公里,他现在不断的盼着:“同行们啊,快出来个喘气的,快点把这个女人给我弄走啊,本警光明磊落的高大形象,就,就这么毁了。”

好不容易把她送了回去,丁凡蹲在他家门口,抽出了两根烟,一下子点着了,放在嘴里猛抽两口,顿时剧烈咳嗽起来,懊恼不已的问自己:“丁子,丁子,你特么的缺心眼啊,怎么就不知道先找俩外援跟着呢,劳资这么年轻,这么帅,弄的好像我对她干了什么事,窝囊死了。”

等他回到旅馆时,看着东边一个房间里亮着灯,知道万能还没睡,想了想,垂头丧气的推门进去了,万能刚泡完脚,正靠在床上看书,抬头看了他一眼,说了声:“咋了?他们也没收获啊,明天再说呗。”

丁凡张了张嘴,想说什么,可终于被肚子里的恼火弄的不知道该说什么了,当他目光看到地上的脸盘时,像是找到了一个合适的活干,端起来就往外面走去。

“丁子,回来,回来,有新情况?还是碰钉子了?”万能看出来了,他心事重重的,连忙把他叫住了。

丁凡欲哭无泪的看了眼洗脚盆,委屈的说:“万老师,我现在都想把洗脚水给喝了,恶心死我了,这事办的太窝囊了。”

等他倒完水回来时,万能穿上了拖鞋,坐在窗前凳子上,指着对面一个凳子,关切的说:“说说,怎么回事?不说的话,我这边的情况也不说了,到时候你别后悔啊。”

丁凡本来想找个借口就走人了,带着委屈和自责在梦里会周公了,可没想到了万能神色严肃的甩出了个诱饵,强打精神的问:“万老师,白义的情人白灵去看尸体了,差点把尸体给弄碎了,这个女人果然是被胁迫的,可,可我送她回去,哭哭啼啼的一路,好像我把她给上了,你说我怎么这么倒霉。”

万能盯着他看了几眼,自信的说:“清者自清,浊者自浊,这点屁事,算啥啊,有个情况,不知道怎么和你说……”一边说着,他往门口看了两眼,唯恐门口有人在偷听。

“说呗,服务员在二楼,这边都是自家人,谁还能使坏啊?”丁凡毫不在乎的说。

“小伙子,太奇怪了,要不是看你这么懂事,这个情况我就直接上报马局长了,那样的话,怕是自己人要出大事了。”万能压低声音的说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