? 妈妈我再也不敢了[快穿] 第0005章 林间深处绿色阅读 - 妈妈我再也不敢了[快穿] 去看书网 - 去看书网小说阅读网 亚博,亚博体育app,亚博国际,亚博体育彩

次日天没亮,苏惟惟就收拾了包裹,带着琤琤骑着自行车,偷偷摸摸从家里跑出来了,这自行车是梁富贵买的,但平常是谢振江和江桃在骑,苏惟惟要是不偷,哪里能把车骑出来?这才三点多,琤琤睡得迷迷糊糊,揉着眼睛看苏惟惟。

苏惟惟把他放在单杠上,“乖,睡吧,等到了我喊你。”

琤琤眯着眼,小脑袋一点一点的,继续睡去。

俩人刚走出几步,身后忽然传来梁小妹的声音,她跑过来拉着苏惟惟的车哭道:“嫂子,你不要丢下小妹,小妹不能没有你。”

苏惟惟咽了口唾沫,“谁丢下你了?嫂子出去有事,带你不方便。”

“你胡说!你连琤琤都带上了,肯定是不要我了,我不管,我不让你走,你走了,就再也没给人小妹梳头了。”梁小妹哭得很伤心,她对母亲的印象不深,她出生后没多久,亲娘就死了,对母亲的印象全都跟刘玉梅挂钩,可刘玉梅对她不好,说她是倒霉鬼,说她命不好死了亲娘,一辈子没大出息,以前嫂子对她也不好,可现在嫂子对她很好很好,她真的不想失去嫂子。

梁小妹满眼惊恐,哭得鼻涕眼泪一大把,把苏惟惟看得哭笑不得,她只不过给梁小妹梳个头,怎么就认定她了呢?不过孩子对她亲,她也不是无动于衷,便拍拍车后座,“上来吧!但有一点,我出去做什么呢,绝对不可以告诉别人,你亲哥亲姐也不许告诉,知道吗?”

梁小妹破涕为笑:“嫂子我知道的,但是哥哥姐姐的事我会偷偷告诉你,我就跟你亲。”

“你这小机灵鬼,”苏惟惟听笑了,摸着她的脑袋把她带上了。

梁小妹吐吐舌头,要是卖卖哥哥姐姐就能让嫂子喜欢她,她愿意的!

-

等苏惟惟骑了好几公里的车赶到县城的庙会时,庙会的早市才刚开始,这时候的庙会还很重要,举办的地点都在城里最中心的街上,一早,小摊贩已经摆好了摊子,摊子密密麻麻一眼看不到头,不少城里人早上上班从这里看一圈,等着中午再来细细逛。

苏惟惟没有摊位,只能用石灰在地上画了块地,当作自己的位置,周围的摊贩都用好奇的眼神盯着她,来赶庙会的摊贩很多是从外地赶来的,做什么的都有,有卖吃的,表演杂技的,卖衣服的,套圈的,可不管什么类型的摊位,总要有摊子在吧?你什么都没有摆什么摊呢?可苏惟惟倒好,就一个人在,还是从边上摊位租了几个小板凳来,就这样打算开张了?

见她写写画画,周围的店主围过去。钟晓桃是卖衣服的,她衣服刚摆好,见苏惟惟写好了便围过来,“妹子,你这是干什么呢?”

苏惟惟笑笑,当然是空手套白狼了!

前世她开广告公司时,公司只有三块广告牌,可她跟客户吹她有几十块,后来拉到单子她才把广告牌栽下去,她就靠着空手套白狼公司越做越大,不止是她,后世淘宝上那些做预售的不都是空手套白狼?她现在没钱,穷的明明白白,空手套白狼是必须的!她毫无内疚感。

“我写标语呢,这不,红布已经写好了。”

苏惟惟把红布挂好,笑起来:“看!我字还行吧?”

钟晓桃想说字确实不错,可是她爷爷就会写字,所以字好没什么稀奇的,苏惟惟这字还不如她的长相稀奇,这庙会上摆摊的男男女女都是为了生计奔波的,可苏惟惟虽然穿的不够好,皮肤却白皙透亮,手也细嫩,看着就像是城里的阔太太,样子好看,人气质又好,她不会夸人说不出来,就是觉得这人跟别人不一样。这样的人怎么跟他们一样来摆摊呢?72文学网首发 s72wx

无广告72文学网am~w~w.7~2~w~x.c~o~m

而且摆摊好歹有东西卖啊,看看苏惟惟挂的标语——

游戏!从1写到600,写赢的人可拿走10元人民币!不限时,欢迎挑战!

钟晓桃拉着她,明显着急,“妹子,这可使不得!从1写到600,这也太简单了吧?遇到那些识字的,上学的学生,一写一个准,难不成你每个都要给10块钱?不是我说你,你这样一天没到晚,至少要好几百出去呢,你是不是傻啊?”

套圈的大爷也劝:“不能啊!这不是给人送钱吗?你这小姑娘一看就是没吃过苦,千万不能啊!”

隔壁卖凉皮的大妈也拍大腿:“就是,小姑娘,不是大妈说你,我孙子数学可厉害了,他一准就能写到!这真的很简单!”

跟他来赶会的孙子害羞地点点头,“1到600很容易啊,我应该可以写出来,姐姐,10块钱好贵的,你会亏本的。”

这年头的人都很热心啊。

苏惟惟眯着眼笑:“是吗?那你来挑战一下,纸我带来了,你就写在这纸上,写对了我给你10块钱,写错了……大家都是邻居,钱我就不收了,让你奶奶给我两碗凉粉,怎么样?”

小孙子看向大妈,大妈笑呵呵拍拍孙子的肩膀,这凉粉都是自家做的,成本没几个钱,就是请苏惟惟吃两碗也不碍事,她当下应了,那小孙子信心满满地坐下来,因为怕出错他写的很认真,从1开始写,慢慢写,写的一字不错。

他在学校数学很好的,老师夸他有数学天赋,他做数学题从没有错过,这么简单的数数他怎么可能错呢?一开始他写的很轻松,因为前面的数字小,写起来很简单,写到一百多时他已经明显感觉到焦躁,渐渐地,他越来越没有信心,写到两百多时他已经需要检查好几次才能确保正确率,写到三百多他眼开始花了,写到四百多他开始走神想那些有的没的。

但他还是勉强写完了,用了二十多分钟,他把纸拿给苏惟惟,苏惟惟笑眯眯查完,指着那纸说:

“你看,这里中间少了10个数,还有这里,457你写成451了,后面错误的更多,你自己看看吧!”

小孙子一愣,不可能啊,虽然中途走神了,可他反复查了好几次,绝对不会有错的。

但是一检查,苏惟惟说的没错,他有好多处错误,那大妈见状拍着大腿道:“奇怪了!这么简单的事,怎么就做不对?”

也有其他人来挑战,苏惟惟笑道:“下面来挑战就要给钱了,挑战前先交1块钱押金,输了钱我拿走,赢了的话,我给你们10块钱。”

一个戴着眼镜的中年男人来挑战了,他抹着袖子道:“我当了一辈子数学老师,我就不信这么简单的事我做不出来。”

苏惟惟笑:“1块钱押金。”

男人抠出一块钱,放在桌子上。

苏惟惟笑眯眯给他一张纸,男人胸有成竹,从上衣口袋掏出钢笔就写,他越写汗越多,到最后头发都湿了,擦了擦汗,他停了片刻,“我能不能休息一下?”

“可以啊,不限时的,不过尽量不要休息太久,因为我这里座位有限嘛。”

男人点点头表示理解,苏惟惟是个年轻漂亮的女性,哪个男人也不会找她不愉快,当下还有好几个人要挑战也都坐下了,苏惟惟给他们发了纸,几人交了一块钱,信心满满地下笔写着。

他来挑战后,围观的群众越来越多了,别看苏惟惟这里什么都不卖,可围的人却是最多的,甚至比隔壁套圈的人还多,越是人多就越是有人想进来,大家原以为苏惟惟是卖什么稀奇物品的,围过来才发现,她竟然什么都不卖,再看标语,什么?这都可以!从1写到600而已,这并不是什么稀奇事吧?虽然这年头大家日子都不好过,很多人年纪轻轻就辍学了,文盲也多,但是会数数却是基本的,只要上过小学的人就能写,这门槛也太低了点?再说写数字而已,有的幼儿班小朋友都会咧,怎么还有人敢发明这种游戏来赚钱?

“我来试试!”

“我就不信邪了!你就等着给我10块钱吧!”

“大妹子,我这位朋友可是大学生,人家是当初县里前几名呢,做事很专注,这个游戏他一定能完成!来,刚子,你给妹子露一手试试,咱们赚了10块钱晚上回去喝酒吃肉!”

叫刚子的大学生看起来斯斯文文的,似乎没把苏惟惟这个游戏放在心上,他是文化人,这庙会上大部分都是没有文化的人,都说知识决定命运,他一个文化人难不成还能输给这些没有文化的?他并没把这个游戏放在心上,作为县里前几名的学生,他对自己的数学很有信心,再说他就是数学不好,只是写数字而已,怎么会写不出来?

没一会功夫,苏惟惟摊子前便坐了七八个挑战的人,这些人一开始都是信心满满,写到最后都满头大汗。

当下,大妈端了两碗凉粉来。

“谢谢大妈。”

大妈见苏惟惟嘴甜,笑嘻嘻把凉粉递给俩孩子,“我给你也端一碗来?”

“不用,我早上吃过饭了,您能给孩子凉粉,我已经很感激了。”

大妈哪里看不出她处境艰难?这里来摆摊的都是凌晨三点多就动身的,大家都没有好好吃早饭,看梁小妹和琤琤这穿着,苏惟惟家里肯定也不富裕,早上来到现在,琤琤和梁小妹盯着别人家的麻团看直流口水,要是有钱,苏惟惟能不给孩子买?

大妈心里有数,她也是过惯了穷日子的人,早些年自己家里男人死了,带着孩子很不容易,要是有人帮她一把她能记几十年,所以她干脆回头又端了一碗塞到苏惟惟手里,苏惟惟要给钱,她不要。

“都是自己家做的,你就别跟大妈客气了,不过姑娘你跟大妈直说,你这游戏有什么诀窍不?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