? 妈妈我再也不敢了[快穿] 正文 第0382章 刀之戾气绿色阅读 - 妈妈我再也不敢了[快穿] 去看书网 - 去看书网小说阅读网 亚博,亚博体育app,亚博国际,亚博体育彩

第0382章刀之戾气

突然传来的一声枪响,彻底吓坏了这个年轻人,或许是以前从来就没有见过枪,也有课能是从来就没有听到过强响声,总之这一声枪响来的十分突然,让这个年轻人浑身一颤,身体几乎都僵在了原地。

而丁凡可没有注意到这些,就好像这一生枪响跟他没有什么关系一样,看到对方的身体突然僵了一下,中间出现了那么一点小小的空隙,丁凡手上的三棱军刺瞬间刺出,犹如毒蛇一般,直奔这个年轻人的心口刺去。

其实就连丁凡自己都不知道,为什么会有这样的感觉,就好像手上的这把刀本来就是有生命了一般,就是想要带着丁凡的手,直接刺进这个年轻人的心口上。

等到丁凡回过神来的时候,这个年轻人已经近在咫尺了,眼看着这一刀就要刺进他的心口了,丁凡可以清楚的看到这个年轻人脸上因为震惊留下来的汗水。

丁凡本来就不想这的杀这个年轻人,今天的一切其实都是为了准备要抓这个鬼子六,跟这个年轻人并没有什么关系,

以前丁凡跟他也没有什么仇怨,怎么会想要杀人那。

只是刚刚丁凡一直全神贯注的盯着这个年轻手上的刀,因为稍不留神,就有肯能会变成这个人的刀下亡魂,所以丁凡刚刚的精神是异常的专注,根本就没有注意到为什么这个年轻人会突然的停下来。

当时丁凡只想要尽快的解决对手,脑子里什么都没有多想,鬼使神差的就刺出了一刀,好在最后一刻突然惊醒过来,看到自己的一刀马上就要刺进这个年轻人的心口了,心下一惊,强行移动了一点自己的身体位置,想要尽量的躲开这个年轻人。

虽然丁凡已经在尽力的躲开了,可因为两人之间的距离实在太近了,手上的一刀,还是刺进了这个年轻人的身上,只不过位置上有了一年偏差,没有直接刺在他的心口上,而是戳在了他的肩膀上面。

仅仅是一刀下去,丁凡真的有种感觉,好像手上的这把刀是活的,明明手上没有用力,可是这把刀竟然一直在向肉里钻,甚至都有种被这把刀带着走的感觉。

而丁凡面前的这个年轻人,在看到这一刀刺进了身体之后,突然浑身一震,似乎已经看到了死亡在向他招手,全身都被这种恐惧感包裹了起来,而身上的力气已经渐渐消失了,就连手上的刀都已经握不住了,什么时候落在了地上,他都不知道,只能尽量的挣扎,想要将肩膀上面的刀拔出来。

这一切发生的实在太快了,快的叫所有人都没有想到,就连王海涛都愣在了原地,看着眼前的一幕,一时间有点反应不过来。

刚刚,丁凡跟这个年轻人之间一直在较量,王海涛就已经看得惊心动魄了,只是王海涛还要注意另一个人。

这个人就是鬼子六,丁凡来的还是比较晚,对这个鬼子六还不熟悉,最多是知道一点资料上面的东西,可是王海涛可是土生土长的本地人,听到鬼子六的名字,还要从王海涛小时候说起,早年就是东北呼鹿县这片称霸的人物,甚至上过通缉令,很多人都知道他,只是后来听说是喝多了酒最后掉进江里淹死了。

对这个人,王海涛实在太了解了,因为当年王海涛就参加过对鬼子六的抓捕,只是几次下来,都没有一点成效,就是因为这个人实在太狡猾了,想要抓到人,基本上不可能。

正是因为知道鬼子六的狡猾,所以王海涛才一直都在盯着对面的鬼子六,就连丁凡这边打生打死的险象环生他都顾及不上了,就怕这个鬼子六会搞什么阴谋诡计之类的。

最后果然不出王海涛的预料,就在所有人的眼神都汇聚在丁凡和年轻人的身上时,坐在一边的鬼子六有了动作,虽然他的双脚已经废了,但是这些近十年的时间,鬼子六手上的功夫可一点都没有落下。

只见鬼子六抬起手上的砍刀,做了一个抛掷的动作,这个目标就是一直坐在一边不敢乱动的老海头,这是明显想要老海头的命了,按照鬼子六的手劲,这一刀要是抛出来,恐怕老海头的脑袋都要被砍成两半了。

王海涛一直都在注意着鬼子六的动作,看到他手上的砍刀已经扬起了,这就已经说了鬼子六这是要动手了,王海涛也不敢多想,直接掏出手枪,第一时间就对准了鬼子六的头,还没等到鬼子六在有动作,王海涛这边果断的就开枪了。

“啪。”

一声枪响之后,鬼子六瞪直了双眼,在他的双眉之间,多了一个猩红的血洞,一丝丝的鲜血就从他的额头处渐渐的流了出来,双手也渐渐的变得无力了,就连手上的砍刀也落在了地上,彻底死不瞑目了。

看到鬼子六死了,王海涛原本提着的心也算是放下了,在转头去看丁凡的时候,却发现现在的丁凡有点不对劲,整个人好像换了一个人一样,虽然身上还是那身衣服,人也还是那个熟悉的人,但是整个人身上的气势完全变了。

以前王海涛见到丁凡的时候,就感觉他像是一个邻家大男孩一样,见到他就有种亲切感,叫人想要跟他亲近一下。

可是这才一转眼的时间,丁凡身上的气势已经完全的变了样,气势森然,眼中饱含着杀意。

王海涛从来都没有见过丁凡露出这样的眼神,就好像一个高高在上的神,面对脚下的蝼蚁一般,那种对生命的淡漠,简直叫人浑身骨头都直打寒战,要是郑三炮在这里,现在一定能看出来,丁凡现在的状态,跟当初在山上屠狼时候的眼神,简直是一模一样。

好在这种感觉持续的时间不是很长,丁凡的眼神很快就恢复了清明,只是丁凡现在跟那个年轻人之间距离有点太近了,就算是清醒过来了,这个年轻人恐怕还是躲不过这一刀。无广告72文学网am~w~w.7~2~w~x.c~o~m

“扑哧。”

一声十分微小的声音从年轻人的身上传了出来,就跟王海涛想象的一样,丁凡就算是清醒了过来,这一刀依旧没有停下,只是在最后一刻,扭转了位置,这一刀并没有刺穿关键的位置,只是刺穿了,这个年轻人的肩膀。

这个年轻人几乎是一瞬间就丢弃了手上砍刀,然后奋力的挣扎,似乎是想要阻止丁凡手上刀在刺进他的身体,只是这种挣扎一点用处都没有,丁凡手上的刀正在一点点的刺进他的身体。

这一幕,看的王海涛冷汗都下来了,几次张开口想要叫丁凡住手,但是话到嘴边的时候,却发现自己根本就一个字都说不出来,好像也被丁凡给吓到了。

明明现在的丁凡,明显不是之前的样子了,身上气质已经变回来了,根本不是之前的那个冰冷的样子了,为什么现在还是要置人于死地那?

王海涛看着丁凡手上的三棱军刺,猛然间想到了一个可能。

其实这件事,也不算是什么正经的解释,只是早年间的时候,王海涛在跟朋友一起喝酒的时候,听朋友们说起的一个传说。

据说刀这种东西,一般人不能用,就像是古代的时候,君王都是用剑居多,很少有人能用刀的,就是因为刀这种东西,十分邪性,戾气太重,甚至有人说过,早年真正用刀用的最好的,只有一种人,就是专门杀人的刽子手。

这些人之所以用刀用的好,其实不是因为这些人会用刀,而是因为这些人被刀带着走,一刀下去,其实不是人在砍头,而是手上的大刀在砍头,人其实只是一种借煤。

尤其是在东北这一代,有用过刀的人,总说是自己没有想要杀人,只是想要吓唬一下,可是在刀插进人身体的时候,就是会感觉到手后面有人在推一样,直到最后将刀子推进了别人的身体中,就是想要向回拉都做不到。

当时王海涛在听到朋友这样说的时候,总是以为对方在跟自己说醉话,或者就是在说点奇闻之类的事情,最后一笑了之,总之王海涛是从来就没有将这些话当成一回事。

但是今天王海涛真的有点相信了,因为现在丁凡的这个状态,实在太像了,脸上的神情明显就是在挣扎,似乎想要将这把刀从年轻人身上拔出来,就连这个年轻人也在伸手向外推。

可是双方就好像两个异向磁铁一样,硬生生将两人吸在了一起。

看的王海涛目瞪口呆,想要上前帮忙,但是又不知道应该从什么地方帮手,只能急的满脸都是汗水。

至于周边的人,都在静静的看着眼前发生的一切,一点声音都没有,安静的落针可闻。

正当王海涛打算上前伸手推开丁凡,尽量将两人分开的时候,丁凡这边突然有了动作。72文学网首发 s72wx

只见丁凡猛然向后退了半步,然后抬起脚,对着面前的年轻人狠狠踹了一脚,一脚踹在了这个年轻人的肋骨上面,直接将这个年轻人踹飞了出去,撞到了两张桌子之后,才倒在了地上。

看到这个年轻人倒在了地上,王海涛终于算是放心了一点虽然这个年轻人身上不断的在流血,但是至少现在不用再为了他的生死在担心了。

推荐亚博,亚博体育app大神老施新书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