? 妈妈我再也不敢了[快穿] 第0352章 二柱子的反常绿色阅读 - 妈妈我再也不敢了[快穿] 去看书网 - 去看书网小说阅读网 亚博,亚博体育app,亚博国际,亚博体育彩

安排好了王树林家里的稻田鱼,丁凡这边算是稍微放松了一点,剩下的就是在外面养鱼池和养蛇坑了。

只是这两样东西,都不是短时间就能完成的,因此丁凡不用整天跟在后面了,只要王树立每天跟在挖掘队的后面就好了。

蛇坑的事情,也有满桌子和大吵吵两人跟在后面,基本上没有丁凡什么事情了,只要将之前就设计好的图纸给两人拿好就成了,至于蛇坑内壁的石灰就更简单了,只要找些石头自己就可以烧了,偏偏翻身屯这边还真的不缺少舌头之类的东西,石头和木头从来就没有少过。

因为丁凡终于有了难得的休息时间,不过丁凡这个人就好像郑三炮说的一样,天生就是一个操劳的命。

前面的事情刚刚忙完,这边就听到了消息,说是有人给丁凡送来了一张汇款单,不仅是一张汇款单,而是一张大额的汇款单。

看着手上的这张汇款单,丁凡一时间有点反应不过来,汇款单是张大龙发过来的,上面的数额还不小,上一次的汇款单也有好几千块,差一点就上万了。

而这一次就比较直接了,整整一万三千块。

丁凡不是没有见过钱,但是丁凡从来就没有见过这么多的钱。

整整一万多块,这在丁凡的手上已经可以称之为一笔巨款了。

可是问题来了,张大龙给自己送来一万多快钱,这是什么意思那?

最近一段时间,丁凡好像就没有给他发什么东西过去,上次的乌拉草鞋垫已经结过账了,这一次的发来的钱又是什么东西的钱那?

要说是张大龙怕自己生活清苦的话,给丁凡送点钱来,虽然也勉强说的过去,可是也不至于发来一万多吧?

丁凡想了好长时间,最后还是没有想明白,最后只能是无奈的将手上的记事本找出来,然后在上面一点点的检查起来,看看最近有没有给张大龙发过什么东西,要是这里都找不到的话,恐怕就只能打电话给张大龙问问情况了。

好在丁凡这边早有准备,本子上面早就已经记录了这段时间,丁凡在翻身屯收了什么东西,以及这些东西最后个的去向。

看了本子上面的记载之后,丁凡才明白了,这个钱,其实不是张大龙给自己送来的,而是张大龙给给丁凡的货款。

而这个所谓的货,就是前段时间丁凡给上面发过去的那副鱼皮画的钱。

本来丁凡还以为衣服鱼皮画价格怎么也要上千块左右,谁知道最后的竟然能卖到这个上万块钱。天才一秒钟就记住:72wx 72文学

这还真是有点叫人完全想象不到!

“想不到啊,这鱼皮画的价格在港城一带的价格竟然这么值钱?就是几幅鱼皮画,最后竟然能上万块。”丁凡有点吃惊的自言自语两声,将手上的汇款单拿在手上,然后直奔,二柱子家里。

结果还没等丁凡走到二柱子家里,就在半路上遇到了二柱子,也不只带他真是去了什么地方,反正累的满脸都是汗水的样子,丁凡猜测,二柱子应该是出门干什么活去了。

而二柱子在见到丁凡的时候,还有吃惊,想不到会在半路上遇到丁凡。

见到丁凡之后,二柱子还有点躲闪,似乎这个时候见到丁凡叫他有点尴尬。

丁凡走上前,打算将手上的汇款单交给二柱子,谁知道二柱子见到丁凡之后,竟然向后面退了两步,好像十分害怕丁凡见到什么。

本来丁凡还并没有在意,只是想要将手上的汇款单直接交给二柱子就算是完成了,剩下取钱的事情,就跟丁凡没有什么关系了。

谁知道二柱子在见到丁凡之后,竟然一直在躲闪,好像有什么东西在躲闪不想叫丁凡看到一样。

偏偏就是因为这个动作,马上就吸引了丁凡的注意。

以前的二柱子,丁凡又不是不了解,虽然有点脾气怪怪的,但是也不至于见到人就躲起来吧?

丁凡一步步的走二柱子的面前,眼神直直的看着面前的二柱子,眼神十分的犀利,看的二柱子浑身有种被刀割的感觉,眼神都在尽量的躲闪。

这种动作,丁凡一眼就能看出来,这个二柱子身上似乎有点什么问题。

丁凡走进二柱子,最后将手上的汇款单拿出来说道:“我今天就是来给你送东西的,这是你媳妇儿上次给我送去的鱼皮画最后赚来的钱,我今天刚刚收到,钱都在这里了,你看看上面的价钱,回头到派出所签个字。”

丁凡在看着二柱子的所有动作还有表情,几乎二柱子的每一个动作,一丝不落的落在了丁凡的眼神中。

在丁凡的眼中,二柱子的身上,似乎有很多的东西在隐藏,甚至在丁凡说起了派出所的时候,二柱子的身体多少有点颤抖。

丁凡断定,这个二柱子身上有很多的东西是在隐瞒自己似的。

等到二柱子哆哆嗦嗦的伸手接过丁凡送来的汇款单时,丁凡才看到,二柱子的手上竟然有点鲜血在上面,看上去手心还有点颤抖。

这就有点奇怪了,这个二柱子胆子不大,应该不会跟什么人发生什么冲突,尤其最后还见血的情况,这就更加不可能。

但是二柱子的手上为什么会有血迹那?

在看二柱子脸上的样子,明显是出了什么事情,而且二柱子的脸上神情也不对,好像遇到了什么十分可怕的事情,就看他现在的神色就知道,刚刚一定是发生了什么事情。更新最快的72文学网w~w~w.7~2~w~x.c~o~m

就在二柱子伸手要接过丁凡手上的汇款单的时候,丁凡突然将手收了回去,然后一个反手就将二柱子的手抓在了手里,顺手就将二柱子的手折在他的身后,直接将二柱子扣在了地上,居高临下的对二柱子说道:“你手上的鲜血,从什么地方来的?”

二柱子颤抖着挣扎着,可是因为丁凡的手法特殊,二柱子别说是想要睁开丁凡的手了,就是想要身上不太难受都很困难,浑身酥酥麻麻的,十分的难受:“我……我就是在山上见到了一直野兔子……然后,我就是,打死了一直野兔而已,小丁哥你不用这样吧,一直野兔而已,回头我在打一只给你就是了。”

这个二柱子就是一个简单的小农民,就连说谎话都十分不利落,甚至想出来的谎话根本就是前言不搭后语的,其中漏洞十分多。

丁凡基本上不用花很多的时间,就能分辨出来里面的东西简直就是谎话连天,还是那种最简单的逻辑问题。

丁凡甚至都觉得,不只是自己,换个人来也能看出来,二柱子在说慌:“二柱子,你是不是觉得我傻了,或者觉得我就是一个瞎子?你手上的鲜血是不是兔子的血,你当我看不出来呀?兔子的血有多少,你心里有数,可是你的袖子上面有多少血你看不出来吗?”

本来丁凡还没有看到,还是在抓到了二柱子的手臂之后,在发现了上面有很多的鲜血在袖子的后面。

这上面的鲜血绝对不是兔子那么简单的事情,在加上这个位置,也绝对不是杀兔子的能做到的,就算是不用专业的仪器,丁凡依旧可以一眼就看穿这一点。

丁凡说完之后,手上的力道慢慢的松开,反正要看到的东西已经看到了,丁凡也觉得没有必要在抓着他的手了。

谁知道,丁凡这边刚刚放手,二柱子就直接跪在了地上,浑身不断的颤抖,好像一滩泥一样,直接软在了地上:“小丁哥,我……我好像杀人了,你救救我,我真的不是故意的,我就是……我当时就是害怕,所以就想跑,真的没有看到那么多。”

二柱子好像疯了一样,也不知道在胡言乱语说些什么,丁凡也就只是听了一个大概,好像是什么人死了,最后还跟二柱子有点什么关系。

只是丁凡现在还不明白,今天具体发生了什么,为什么最后会有人死了,而二柱子身上还沾了很多鲜血,现在看来,二柱子在山上真的发生了什么事情:“你冷静一点,站起来,说清楚在刚刚在山上都发生了什么,说清楚一点。”

丁凡的语气有点严肃的对二柱子说道:“我现在还不知道你身上都发生了什么,你就是想要我帮你,就现在站起来跟我说清楚,不然谁都帮不了你。”

听了丁凡这样说了,二柱子才一点点从地上站起来,只是身上依旧子啊不断的颤抖,好像身上已经没有了骨头一样。

最后丁凡实在看不下去了,伸手将二柱子直接拉起来,然后转身就向二柱子家里走去,毕竟现在二柱子现在的样子实在有点丢人,叫人看到了也不好。

事情具体发生了什么,现在丁凡还不知道,总要找二柱子问个明白才是。

两认一路上飞奔着回到了二柱子的家里,进门之后,丁凡直接将二柱子丢在了地上,气不打一处来的对二柱子说道:“你就把你今天上山之后发生的事情都说一遍,说的越详细越好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