? 妈妈我再也不敢了[快穿] 第0181章 想黑好人?绿色阅读 - 妈妈我再也不敢了[快穿] 去看书网 - 去看书网小说阅读网 亚博,亚博体育app,亚博国际,亚博体育彩

话说呼鹿县三楼办公室里,李玲副县长组织的协调会还处在一片尴尬中,现在事实已经很清楚了,丁凡在兴隆矿专案中成绩不凡,就连陪着同事谷悦去塔城县办事都顺手侦破了两个大案子,这个省厅嘉奖通报都下来了。

可孟三举报他徇私枉法,刑讯逼供的事,现在证据不足,可李宝库他们认准了死理,说什么也不同意放了他,还说再接着查,给举报人一个满意答复。

对于这么两个特殊岗位上的干部,李副县长一直忍着呢,要不是考虑自己领导身份,没准早就拍桌子把他们赶出去了。恰在此时,办公桌上的电话响了。无广告72文学网am~w~w.7~2~w~x.c~o~m

她过去拿起电话,说了声“崔大局长啊”,然后轻轻认真的听了起来,不时的嗯、嗯嗯的说着,周平他们似乎也听出来了,县局的崔林局长正在给她汇报什么罕见的案子。

随着时间一点点过去,李县长眉头舒展,俏美的脸上绽放着美丽的光彩,一会就变得和颜悦色起来了,在一片舒心高兴的笑声中,她听着对方已经挂上了电话,举着话筒,兴冲冲的问:“你们,你们想知道发生了什么事吗?”

一个副县长管的事这么多,说有好事,人家天天都能有好事,这个谁能猜出来啊,就算是主管公安工作,刑警了治安了户籍了交警了,每天都有干出成绩的,这个猜起来就难了。

“老周,你说呢?我可以提醒你一下啊,和丁凡有关。”她目光转向周平说。

周平一脸笑意的想了想,说:“这小子写情况说明了?肯定的,想开了,写证明,然后承认工作有过失,行啊!”

这是他大着胆子猜的,从丁凡进去到现在这家伙一点没服软过,根本就不承认自己有错误,要是有个态度的话,各方面也好给他说话啊。

李县长轻轻叹了口气,扫了一眼像一块臭石头似得李宝库和孙利剑,很有气势的说:“比周主任说的重要多了,你们知道吗,丁凡在看守所里继续深挖犯罪线索,弄了个很大的信息,县局上报到省厅后,马龙飞副局长亲自带人去了麒麟市,短短的一两天时间,他们把沉积了五六年的819大案,就是那个专杀干部和公检法干警的案子给破了,你们听过吧……”

819大案现在还是全省十大悬案,这些人谁没听过!尤其是周平,他一直从事政法战线新闻报道的,经常和同行们谈起这个案子,在酒桌上都不知道说过多少次了,都在猜这个案子到底什么人干的,有说南方人干的,有说境外高手干的,还有说可能是武林高手作案,总之扑朔迷离,越传越神。

李玲简单说了情况,面带兴奋神色的说:“我管十几个单位和战线,这一年能得到省里关注的工作,还发嘉奖命令的就是公安了,报道的事你们看着办吧,我的汇报下,看看怎么表彰这个事了。”更新最快的72文学网w~w~w.7~2~w~x.c~o~m

没错,像和其他单位一起侦破大要案保护社会平安的大案子,照例县里领导都要迎接下破案功臣,给人家送个鲜花合个影的,毕竟没有社会安全稳定,哪里来的经济发展。

慢慢的品着这么大的喜讯,周平快速的在采访本上记完要点,信心十足的说:“一开始我给丁凡定位成是优秀侦查员,现在看应该是英雄了,这么个人故事怎么写都行了,有人说他不遵守纪律,我写他破案厉害,一出手就是大案子侦破,用事实说话,这个没错吧,李县长,我就不麻烦你了……”

似乎,他和李副县长在这件事达成了共识:丁凡的事已经很明朗了,他的成绩已经不仅仅限于呼鹿县了,早已经在省里挂号了,这种人怎么宣传都不过分,要是等着省里当成重大典型宣传出来,你当地政府和媒体就被动了。

他那边回去重新增加内容充实稿子去了,这边李副县长忙着找更大的领导汇报喜报去,李宝库和孙利剑走出了办公室,在昏暗走廊里,脚步沉重,一时间不知道这件事怎么处理了。

到了楼下时,孙利剑看了看皮包里厚厚的材料,有些怀疑的说:“老李啊,这个案子不太好弄啊,不行咱就……”他的意思是放人吧。

“什么?孙主任啊,你同意不行啊,你们单位领导也不行,我院里领导支持我啊,你等着呢,我也得好好汇报汇报了。”李宝库倔强的说着,过去轻轻摁住了他的手,让他耐住性子,再坚持坚持,千万不能前功尽弃了。

一小时后,他站在了检察长办公室门口,敲门进去时,一个中年女领导正坐在办公桌后面批阅着文件,她留着干练的短发,微胖的脸上显得富态。

她也是去年才从地区检察院交流来的干部,平时工作严谨严肃,生活中深入简出的,很少知道她什么背景,总之在这个楼里很少看她开玩笑,向来就是这种工作的状态,所以李宝库见到她也难免有些紧张。

“领导,我弄的县局丁凡的那个案子,现在县里……”他轻轻的递上去写好的情况汇报,顺便看了眼自己工整的笔体,感觉还算满意,连忙收回了目光。

女检察长拿起来看了几眼,然后目光看向旁边的一沓子材料,想了想说:“老李,对这个姓丁的进行必要的调查,是有人举报的,你负责的,我审批的,这个事我会一直负责到底的,现在看,他成绩很突出是吧?

我还是坚持我的原则,有问题必须处理,有成绩必须肯定,在政法工作我们对干警参与违法犯罪的坚持零容忍,对表现好的绝对不能栽赃陷害……”

她说着这件事,同时夹杂了一个领导的工作经验,润物细无声的宣教着,只听得李宝库顿时感觉压力袭来,不由的掏出手帕擦了擦脑门。

听了会,等她不说话了,李宝库搜肠刮肚的想了想,一下子想出了一个细节,马上添油加醋的说:“领导啊,你知道吗?丁凡在破案时根本就不按照方案来啊,一伙子人去山坡上抓白义,就是这个案子中被他打死的那个社会人,你猜怎么着?”

他一说这个事,女检察长秀美的脸上脸皮跳了跳,但马上就回复了平静,好像很感兴趣的问:“老李啊,是吗,还有什么事啊,你说说看,没准……”

李宝库一听领导感兴趣了,马上又说道:“他还收了当地企业的两只羊,然后一个服务员,叫阿旺,说是收了当办案经费用的,然后拿出去卖了,我们问刘德大队长时,他说卖了点是真的,当他没吃那个羊肉,按照这个逻辑推断,您说呢?咳咳,那个阿旺就是昨天马上就是昨天枪毙的那个。”

阿旺和张志新昨天枪毙了,这个事检察院的人肯定知道的,遇到这种事他有时候还要派人去现场的。

当检察长再看李宝库时,他低着头想了想,才淡淡的说:“我先说这些吧,现在关键是李县长找人开了那么个会,地区日报要是发了新闻报道,丁凡就成英雄了,我这边不好交代啊,领导,这个工作要是不行了,我……”

他有些上火的说不下去了,让人看起来很伤感的样子。

等他说完了,检察长那富态优雅的脸上慢慢浮上了淡淡的怒气,她清了清嗓子,毫无温度的说:“老李,看来啊,你做了个不少工作啊?知道的这么多?”

李宝库的目光从检察长办公桌的党.旗上慢慢的抬起来,目光有些虚化,心里顿时感觉暖暖的,有些激动的答道:“谢谢领导赏识,这都是应该的,我和孙主任去了趟兴隆矿,现场调查了不少事,该去的地方我们都去了。”

检察长没吱声,拿起笔在本子上慢慢的画着,然后突然,突然传来一声拍桌子的声音,紧接着她怒气冲冲的说:“老李啊,今天我该怎么说你呢?你说击毙白义那个行动,按说是刑警队长上去拿人的,我了解的是刑警队长遇到这种情况走路和乌龟似得,谁不怕事啊,

马龙飞局长在前面呢,这个小丁子上去一脚踢倒了局长,自己就冲上去了,是这样吧?是不是这样?”

检察长看了眼自己桌子上的姓名牌,上面有她温柔贤淑大气的照片,她今年和丈夫马龙飞同龄都才45岁,可马龙飞长期在一线工作,看起来比他大了很多岁数。

丁子救了她家老马的命,她还亲眼,不,是近距离听着丁凡处理很复杂的治安案件,那种案件错综复杂,看起来事不大,但是只要不维护当事人利益,人家绝对不会让步,谁又能比丁子本事大,方法多!

老马腰病犯了后,经常疼的难受,可一说丁凡,哪次都是把当时的故事再讲一次,每一次都激..情四射,讲的精彩无比,李敏检察长怎么能不知道当时的情况。

当然,作为一个好的领导干部,不管单位的事再复杂再麻烦,回到家里是不能多说的,正所谓工作的事尽量不带到家里,家里的情绪也不要带到单位里,虽然李检察长也是政法战线的人呢,所以他们经常谈论工作,相互促进,经常谈的最多的就是丁凡他们。

她这么一说,李宝库顿时吃了瘪一样的难受,当马上想起了在李县长那里发生的事,顿时有感觉周平和李玲有些不尊重、支持自己工作,顿时觉得必须好好说说这事。

在一个地方,不管别的部门,别人级别多高,遇到检察长也得好好对待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