? 妈妈我再也不敢了[快穿] 第0133章 做了个很大的局绿色阅读 - 妈妈我再也不敢了[快穿] 去看书网 - 去看书网小说阅读网 亚博,亚博体育app,亚博国际,亚博体育彩

“我的天呢,我儿媳从来不乱来的,这个我懂得啊。”闻听此言,刘老太顿时脸色蜡黄,嘴唇抖了几下,慢慢的低下了头。

“阿姨……”谷悦发现她仿佛受到奇耻大辱似得,马上过去扶住她,悄声安慰起来。

一个老实厚道的年轻女人,被人家当众说成了那种女人,在刘老太眼里,犹如晴天霹雳般的不可置信。

丁凡更是有些发蒙,寻思着看陈美玲照片上的模样,她长得漂亮而憨厚,眉眼间绝对没有意思轻佻和风尘的模样,这种女人怎么会做出这种事。

就算是她和什么男人远走高飞了,也不至于大动干戈,里应外合的把婆婆打成了那样,这时候胖三说话了。

他操着局外人的嘲讽口吻道:“这就难说了,现在光凭你们几个怎么作证啊,昨天那雨下的那么大,什么人都东西都冲走了,你那个儿媳没准正巴不得赶上这种天呢,咳咳,现在的女人啊……”

刘老太仿佛嗓子眼里有股子什么东西卡着,一只手拍着心窝,满上就要昏厥到底的样子,可似乎是想起了什么事,慢慢的抬起头,看着丁凡说:“小伙子,我想起了,他们有个叫王平的,别人还叫他王八,还有个叫矬子的,去年,去年……”

众目睽睽下,老人家似乎恼羞成怒的说不下去了,丁凡脑子瞬间想起了那两个家伙一高一矮的样子,绝对那个矬子名气挺贴切的,马上举手示意,不容置疑的说:“王队,这回有证据了吧,调查还不简单吗?你把这里的王平和叫矬子的都找来,现场指证不就行了吗?”

他提出了这个连老百姓都知道的办法,王良坤先是为难的想了想,随即有些勉为其难的叫着胖三他们几个,都去找这两个名字的人去。

十多分钟后,刘老太已经累得坐在了地上,她无声的抽泣着,汗水顺着满是皱纹的脸颊上滴答滴答的淌着呢,嘴里喃喃的说着:“桂福啊,儿子啊,咱家天塌了啊,天塌了……”

其情其景看的人无不为之动容,连弯腰站在她旁边劝说的谷悦伤感的抹着眼泪,不时的抬头看着丁凡,无声的求助着,让他快点想办法。

“世人都知道警察是好职业,李大义的事我帮不了,刘阿姨的事我也……不行,不行,王良坤,这事绝对不能这样拉倒了。”丁凡被谷悦的目光逼的慢慢的低下了头,一股子怒气升腾而起,心想只待那两个人来了,要是就是昨晚的歹徒,不管治安大队的人再怎么坚持,他也会把犯罪分子绳之以法,立马拿下。

“兄弟,来来,咱俩说点事,你从大老远来的,哥可不是差事的人。”王良坤慢吞吞的站了起来,居高临下的冲着丁凡招了招手。

“想开了?还是良心发现了啊?”丁凡从他带了几丝笑意的脸上似乎看出来了有点诚意,给谷悦使了个眼色就跟着他进了那排房子里。

进了最里侧大队长办公室,丁凡发现里面简直就是别有洞天的样子,高档的真皮沙发,光是挂在衣架上的皮衣就有三四件,从成色上看绝对是价值不菲。

他懂事的坐在了王良坤办工桌对面的沙发上,假装客气的问:“王哥,什么事啊?要是有公事咱们就在外面讲呗。”

王良坤早就发现了丁凡这俩人有股子倔劲,属于油盐不进的人,看不透事,这时候了还不赶紧走人,非得把要给破案子弄明白不行,所以,他动了心思,想早点把他们打发走。

“老弟,过来,过来,这个桦树皮笔筒质量怎样啊,想送你俩一人一个,没多钱,兄弟们自己做的……”他脸色大变,变得和蔼可亲起来,自来熟的说着,顺手指了指办公桌上摆了一排的工艺品。

“噢,你可别说这玩意在城里值钱着呢,王哥……”丁凡顺从的说着。

他走到了王良坤跟前,满眼欣赏的看着那玲珑小巧的笔筒,贪婪的缩了缩鼻子,闻了闻说:“哇,有还有股子清香的味呢。这个,这个,是用铅笔刀弄的吧?”

王良坤没想到这家伙这么识货,马上嘿嘿笑了两声说:“那可不是铅笔刀,咱弄这个都是鄂族老匠人弄的,做一个得用三四棵大树,七八天才能弄好呢,城里处长局长们都喜欢呢,就是放几十年还是这个清香味,我给你说,这要是用松树明子做出来,都能当国礼呢……”

他炫耀的白话着,丁凡低头向着他抽屉里看去,发现有四五个信封放在里面,厚厚的样子,里面包着什么东西,隐约能看到些数字,“怎么?这些是什么啊?”他又发现信封里面有个胶套状的东西,里面有黏糊糊的东西,顿时心里发出了一丝惊讶。

“兄弟,东西在这边呢,你肯定喜欢啊?都是些鱼皮画呢,造价更高了,来,两个!”王良坤胖胖的身体侧了下,向着靠墙的左边看去,伸手从里面拿出了两个信封,放在手里点了点,煞有玩味的说:“鱼皮画,拿着。”

他站起来了,丁凡低头看了看,上面写着巴图林业治安大队的字样,用力摩擦了里面,同样神色诡异的说:“钞票吧?王哥,你这是什么意思?”

王良坤神色怪怪的说:“老弟啊,你说还能什么意思啊?我20多个兄弟都陪着你们呢,我告诉你啊,这些小子下去跑了几个林场,查查防火罩什么的,一天收千八的就是个玩,拿着,拿着……”他嘴里说着,向着塔城方向张望了下,意思你赶紧走人的了。72文学网首发 72wxm.72wxa

“这个案子嘛,我碰上了,就问问呗,那我就……”丁凡嘴里矛盾的说着,一只手伸进了裤兜里,摸索了半天,另一只手马上伸进这边的兜里,腼腆的说:“王哥,咱都干这个的,你可别来这个,上面不让的。”72文学网首发 s72wx

“见外了是吧,拿着,不拿着案子我是不管了,你爱找谁找谁去吧,在巴图这地方,大哥就是土皇帝,谁特么的能管着我啊!”王大队长拉着脸,假装生气的嗔怪起来,自然又吹起了牛。

丁凡迫于无奈,半是惊喜半是不好意思的接过了信封,好像担心外面有人看到了,担心的回头看了看,再回头时显得坦然多了,只是脸上挂着些许兴奋。

王良坤把他送到门口,重重的在他肩膀摁了下,放心的问:“老弟,那个女人家的事就拉倒吧,我让胖三下午请你们吃点饭,把你们送到路口。”

“外面那个事啊,王队,该怎么办就怎么办呗,你说呢。”丁凡无心的回应说。

王良坤有些不解的站住了,看着丁凡正往外走去,着急的催问道:“你什么意思?”

丁凡脚步坚定而沉稳,头也没回的说:“必须查到底,没准连你也查了,我说该怎么办就怎么办,就是这个意思,该调查的调查到底。”

“你给我站住,么得,小兔崽子,你敢耍我。”王良坤吃了瘪的站在那里,胡乱的摸了把腰带上,可惜枪套里空空如也,气的脸上红成了猪肝色。

要不是外面有人挤进来,他肯定追着丁凡出去,直接揭发他勒索财物了,可胖三一脸惊喜的损样不用他说什么,直接拽过来一阵耳语。

丁凡这时候还不能大意了,故意走的很慢,心里早就盘算好了,万一这俩家伙要是过来和自己急眼,有问题,哪怕是争吵或者动手,也在这里解决。

现在还不是让老百姓看笑话的时候!

听了一会,就听他俩嘀嘀咕咕的往外面走来了。脚步声越来越近,丁凡也不耽搁,脚步声轻轻的出了门。

他几乎是和大门外面的几个人一起走进院子里的,当他脚步踏在了土地上时,抬头就看到了几个穿着警服的人抬着一个什么人,后面还扶着一个人,正往这边走来。

刘老太听着南面脚步声嘈杂,刘老太刚才脸色还蜡黄蜡黄呢,现在蹲在地上,马上拽着谷悦的手,硬生生的站了起来,嘴里兴奋的说:“来了,来了啊,我……”

她现在所有的心思都在这俩嫌疑人身上,昨晚看那俩人有些面熟,虽然没一下子想起来,但心里有个事是能确定的,王平和矬子从来没听说过有重名的!

“王队,老三,育林大队的王平来了,上初中时我就认识他,前几年他在他大姨家帮助看家了,才回来,这腿部还是那个熊样吗,唉,唉,你们两个,还有那个老太太,是他吧。”一个满脸麻子的大个子,指着他们三个人抬着的轮椅上的一个中年胖子说。

那个胖子坐在破旧的轮椅上,双腿耷拉着,脸色苍白,白的有些吓人,头发灰白,只要细心看,就会发现这家伙是个长期宅在家里的主。

“小儿麻痹症?怎么能这样啊?”丁凡发现刘老太目光里带着一丝希望,盼着奇迹能出现,颤颤巍巍的过去看那个人,马上心里懊恼起来。

“你们,找我,找我干嘛啊,我叫王平啊,我弟叫王安,这是……”小儿麻痹症估计是在轮椅上待时间久了,有点深度交往恐惧症,说话不利索,一只手从怀里掏出了个红彤彤的本本。

是户口本!

“小凡,他们这是糊弄人,我去……”谷悦跑过来,抓着丁凡的胳膊,仿佛这些事和丁凡有关似得,马上就要去问问后面那个叫矬子的人。

丁凡一把拉住她的手腕,沮丧而坚定的说:“算了,你弄不了的,他们做了个很大的局!”